余干区块链交流群

数十亿融资被“烧光”! 共享单车如何过冬?

天添钱2018-11-08 09:49:03

共享单车的浪潮改变了城市人出行的方式,也改变了部分自行车制造企业的生存状态。深圳作为我国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制造基地之一,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共享大潮中获得了大批订单。然而这几个月来,小蓝、酷骑单车等多家共享单车纷纷倒闭或停运,这些自行车生产企业的日子也随之发生巨变。

订单锐减欠款难追 共享单车生产企业艰难过冬 



在深圳的大街小巷,共享单车的种类明显减少。随着悟空单车首先退出市场,之后町町单车关停,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也相继倒闭或停运。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30余家共享单车项目停止运营。五颜六色的单车依然随处可见,但是能用的品牌却只剩下几个。

 


深圳市民:反正就小黄跟摩拜,在我印象里就这两个。



深圳市民:以前就是颜色很多,现在就基本上会看到三种颜色,红色、黄色和蓝色之类的,但是蓝色现在越来越少。

 

几个月前,共享单车热曾对生产企业产生很大影响。今年三月记者第一次见到胡泽风时,他正在厂内忙得热火朝天。他的自行车工厂已经建了十几年,前几年市场萧条,很多同行都关了门,他也曾考虑过去产能的问题。直到去年四季度,共享单车突然爆发,订单雪片般飞来,他也毫不犹豫地扩充了生产线。

 


深圳市雷克斯自行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胡泽风:刚刚开始,现在前期交的订单是15000台,整个公司从天津工厂到深圳工厂总共有将近500名员工。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共享单车最火爆的时候,搬运工人的月薪都在8000以上,附近的工厂还一度相互抢人。好景不长,六七月份,就有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开始减少订单,随着企业的不断出局和部分地区“禁投令”的出台,增加了生产线的制造企业叫苦不迭,新增的产能、难追的欠款成了这个冬天的头疼事。

 


深圳市雷克斯自行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胡泽风:有一两个品牌对我们企业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大概损失在三四百万左右,一个是部分尾款没结,还有一个就是订单是突然停止。我们企业内部有一些自行车零配件的库存,然后我们招的那么多员工过来,突然一下订单没有。如果把员工留到这里,我们按照劳动法要发基本的保底工资。基本的保底工资,如果说五六百人的话,那我们付不起这样的工资,那企业会带来巨额的亏损。

 

胡泽风告诉记者,如今他虽然还在生产共享单车,但订单量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左右,合作的企业也从九家变成了两三家。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能关掉一间工厂,而这种情况在整个自行车生产企业间非常普遍。

 


深圳市喜德盛自行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 林璟:现在共享单车订单都在停,都在减。那这些厂家,小厂,小的代工厂它们也倒闭了,也负债累累。它们第一个拿不到货款,第二个它们添加的这么多设备,采购那么多设备回来没地方用。



深圳市米赛尔运动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肖绪国:反正我知道的这些工厂都在做,不管做什么牌子都在做,别人倒闭它肯定生产,肯定会积压东西,肯定资金各方面压力很大。那有些牌子就被压住了,确实压力很大,很多企业跟着就倒了

 

内销压缩出口乏力 自行车生产企业两头为难



多年以来,我国的自行车行业一直都是“外销为主,内销为辅”,但是共享单车的出现改变了整个行业格局,很多企业都开始以“内销代工生产”为主,甚至一度暂停出口,那么在这场大起大落之后,这些企业目前有何打算呢?

 


记者来到肖绪国的工厂时,一进门就看到了几排落满灰尘的共享单车。肖绪国告诉记者,他曾一度看好共享单车,由于产能有限,他只选择了一个品牌合作生产,同时保留了一些产能生产自有品牌的运动自行车。



深圳市米赛尔运动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肖绪国:如果说共享单车做好了的话,对我们的好处是在哪里,就是说可能原来不爱骑单车的,感觉骑单车方便,那他慢慢就成为了我们的潜在消费者。


肖绪国曾盼着共享单车带动自有产品的内销,可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自己的自行车销量受到了影响,合作的共享单车企业不但终止了合约,之前生产的产品也都不要了。同样境况的还有刘德武,他的工厂常年为其它自行车品牌代工,共享单车开始的时候他收到了好多订单,五层楼的厂房内忙得不可开交,但随着共享单车的偃旗息鼓,他突然发现原来的传统订单也非常少了,他的一间工厂已经几乎停工。

 


深圳市泰丰永达自行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刘德武:也在帮它继续做,只是做的量做小了。整个最后大家一弄,好像就是买车子人少了,它整个都卖不掉了。现在很多店都关掉了,品牌店都关掉了现在,都应该是亏本的。

 

刘德武已经彻底结束了共享单车的生产,现在正在重推海外市场。而在此之前,有很多企业曾为了生产共享单车,一度停掉出口,如今内销乏力,外销的客户还要重新联系,企业两头为难。

 


深圳市雷克斯自行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胡泽风:我那个时候是非常纠结,因为共享单车的交货量,交货时间逼得我们很紧。我们会留出三分之一的产能做自有品牌和外销,那么三分之二的产能还依然是共享单车,因为国内的销量不足以支撑我们整个企业的产能。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10月,我国共出口自行车4706万辆,与去年同期相比数量减少约3.5%;交货值约25.63亿美元,同比下降2.3%。出口的乏力为很多生产企业敲响了警钟,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深圳已经只有一两家企业还在继续生产共享单车,大部分厂家已经恢复出口,但订单量不容乐观。


共享单车烧钱热潮渐退 部分投资机构颗粒无收



共享单车倒闭的消息频频传出,不禁让人发问,作为其背后推手的机构投资者现在到底怎么看?共享单车这把火还能不能继续呢?



据交通部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7月,全国共有70家共享单车企业,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注册用户超过1.3亿。创投机构统计数据显示,其中拿到融资的共享单车企业有27家,该领域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吸引资金148.8亿元人民币,其中ofo融资总金额近80亿元,摩拜单车共融资近48亿元。

 

IDG资本合伙人 杨飞:肯定是烧钱的,真赚到钱的投资人应该不多。其中如果是你投到了头部公司,最后能够上市,能够持续增长的时候,可能就会你在这个投资当中,就会有比较丰厚的回报。



资本的催化下,共享单车迅速发展。而在这庞大的数据背后是共享单车超过10%的月损耗率,单车丢失、损坏时有发生,悟空单车、3v bike就因为丢失率过高相继倒闭。与此同时,其它企业的单车又在不断大面积投放,管理的混乱不仅造成了资源的浪费,也对城市交通、公共秩序造成了影响。

 

嘉御基金董事长 卫哲:共享经济的核心是提高社会对资产的效率,而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资产被闲置,效率反而更低了。尽管我们承认很多共享经济为用户创造了价值,但创造这些价值,有很多人骑共享单车的背后是大量的资本被消耗,大量的资产被闲置。



创投机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有35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或停运,其中大多数名字甚至鲜有人知,仍在挣扎的企业也有融资渐冷的迹象。小蓝单车在9个月的时间里烧光了数亿融资,现在已经倒闭。而小鸣单车被爆出实际控制人失联,公司裁员。联创永宣投资了小鸣单车,先是自己投了数千万,然后领投了小鸣单车B轮的亿元级融资。但没过多久,小鸣单车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IDG资本合伙人 杨飞:会有不少人去投了,可能是颗粒无收。不能叫冷静下来了,可能叫冷了,就是说有很多人不愿意去看这方面的事。



共享单车热的退潮也反映在了资本市场方面。万得数据显示,今年一到四月,共享经济风头正劲,板块指数一路上扬,涨幅超过15%,而从4月至今,指数则呈现震荡下行趋势,已从1130点下降至890点。业内人士认为,融资失败和资金链断裂是大多数共享单车企业倒闭的重要原因,除此以外,盈利模式不明确也是共享经济的通病。

 


嘉御基金董事长 卫哲:目前很多共享经济的企业的两极分化,是一些效率更低,资本实力更弱的企业,应该会被率先地出局。我们不投一个还没有成熟的模式,而所有的共享经济在我们眼中,都没有走到一个成熟可盈利的模式。

|来源:央视财经|

心动不如行动,赶紧下载手机APP到天添钱投资吧!



联系我们    


官网:www.ttqp2p.com

投资交流QQ群:186483108

QQ客服:400-1614-988

咨询热线:400-1614-988

公司地址:广东省惠州市江北华贸大厦1单元12层07、08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赚钱讯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余干区块链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