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干区块链交流群

盛松成:一季度M2和社融数据证明,金融资金基本都进入了实体经济

央行观察2018-11-08 07:17:10

初步统计,2016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6.5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1.93万亿元,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今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44.75万亿元,而M2余额为144.62万亿元,两者非常接近,而且两者的同比增速都是13.4%,这也证明了金融资金基本都进入了实体经济,因为社会融资规模恰恰是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有效指标。

盛松成,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
通报环节
大家上午好!欢迎光临今天的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下面我通报2016年一季度我国金融统计数据的基本情况,并回答有关的问题。

2016年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人民银行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适时预调微调,做好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适应的总需求管理,为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总体看,稳健的货币政策取得了良好效果,银行体系流动性充裕,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平稳较快增长,市场利率继续回落,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首先,我通报社会融资规模的情况。

总体看,社会融资规模较快增长,直接融资占比明显上升。

初步统计,2016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6.5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1.93万亿元,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其中,3月份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34万亿元,分别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1.51万亿元和1.09万亿元。

3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44.75万亿元,同比增长13.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高0.7个和0.3个百分点。

分结构看,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和直接融资显著增加,二者均创历史新高,表外融资也明显回升。
 
接着通报货币供应量的情况。

3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44.62万亿元,同比增长13.4%,增速比去年同期高1.8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41.16万亿元,同比增长22.1%,增速比去年同期高19.2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6.47万亿元,同比增长4.4%。一季度净投放现金1435亿元。
 
接着通报贷款的情况。

3月末,本外币贷款余额103.79万亿元,同比增长13.4%。人民币贷款余额98.56万亿元,同比增长14.7%,增速比去年同期高0.7个百分点。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4.61万亿元,同比多增9301亿元。外币贷款余额8088亿美元,同比下降11.6%。3月份,外币贷款减少80亿美元。
 
接着通报存款的情况。

3月末,本外币存款余额145.42万亿元,同比增长12.6%。人民币存款余额141.12万亿元,同比增长13.0%,增速比去年同期高2.9个百分点。一季度人民币存款增加5.41万亿元,同比多增1.26万亿元。外币存款余额6660亿美元,同比下降4.0%。3月份,外币存款增加107亿美元。

接着通报银行间市场成交和利率的情况。

一季度,银行间人民币市场以拆借、现券和回购方式合计成交180.91万亿元,日均成交2.97万亿元,日均成交比去年同期增长103.9%。

3月份,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2.09%,与上月持平,比去年同期低1.6个百分点;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2.10%,与上月持平,比去年同期低1.51个百分点。

接着通报外汇储备和汇率的情况。

3月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为3.21万亿美元。3月末,人民币汇率为1美元兑6.4612元人民币。

最后,介绍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情况。

一季度,以人民币进行结算的跨境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对外直接投资、外商直接投资分别发生11369亿元、2075亿元、2610亿元、3566亿元。
 
以上通报的是2016年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的基本情况。这些数据已在人民银行网站同步发布。现在,欢迎大家就2016年一季度我国金融统计数据的情况提问。
 
提问环节

提问1:刚才盛司长说了,今年一季度M2和M1都增长比较快,请问主要原因是什么,是否表明经济出现了企稳趋势?

答:今年3月末,广义货币M2增速为13.4%,较上月末回升0.1个百分点,基本符合今年预期13%左右的目标。3月末,M1增速为22.1%,较上月末回升4.7个百分点,一季度的平均增速为19.3%,较去年全年的平均增速高10.7个百分点。     

货币供应量增长较快表明市场流动性总体宽裕,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经济企稳趋势。

M1增长较快主要有四个具体原因:

一是企业活期存款大量增加。

今年春节后,企业开工较多、投资进度加快,企业活跃度明显上升。今年3月份,企业活期存款新增1.41万亿元,同比多增8081亿元。

二是国家继续加大稳增长力度,单位活期存款增加较多。

今年2、3月份,财政存款分别净减少1690亿元和1740亿元。财政存款减少意味着财政支出增加,单位活期存款相应增加。同时,政策性银行继续加大对重大项目建设的支持力度,新增贷款较多,部分形成企业活期存款。

三是地方债资金暂时留存,增加了机关团体活期存款。

今年3月份,地方政府置换债券发行较多,部分资金暂时留存于机关团体账户,导致机关团体活期存款增加较多。3月份机关团体活期存款新增3509亿元,同比多增1930亿元。
 
四是部分季末到期的理财产品和资管计划资金转为企业活期存款。

今年3月份,理财产品和资管计划等存放银行的同业资金净减少2806亿元,同比减少4256亿元。
 
M2增长较快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M1增长较快拉升了M2增速。

今年3月末,M1余额为41.16万亿元,同比增长22.1%, M1增长较快拉升了M2增速。

二是各项贷款增加较多,派生存款相应增加。

今年一季度,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新增4.61万亿元,同比多增9301亿元;人民币各项存款新增5.41万亿元,同比多增1.26万亿元。

三是金融机构债券投资和类信贷增加较多,导致派生存款增加。

今年一季度,金融机构债券投资新增9278亿元,同比多增3582亿元。此外,银行发放的类信贷(如信托收益权、信托计划和资产管理计划等)新增较多,也同样派生了存款,导致M2增加。

总体看来,今年一季度货币供应量增长较快,但综合考虑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物价及就业的情况,这一增速是基本符合实际需要的,也符合13%左右的预期目标。

提问2: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社会融资规模和M2同时作为货币政策调控目标,请问盛司长,这意味着什么?今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的结构情况如何?

答:今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今年广义货币M2预期增长13%左右,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增长13%左右”。这是我国第一次在国家层面提出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目标。

今年3月12日,周小川行长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时指出,要注意社会融资规模指标,其特点是全部的金融机构对企业类、实体经济类的融资总量,通过社会融资规模可以观察到对实体经济融资的增长。社会融资规模与广义货币供应量一起共同作为货币政策的调控指标,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理解。

一是社会融资规模指标逐步完善。    
      
在社会融资规模指标推出已五年多,该指标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和广泛认可,被政府部门、金融市场及学术机构广泛分析、研究和运用。目前,社会融资规模指标涵盖了增量和存量、绝对额和增速、年度和月度数据、全国和地方数据,指标体系趋于成熟和完善,并已被经济金融实践所验证。这一指标迄今已连续六年写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和《政府工作报告》,成为货币政策的监测分析指标,同时也具备了作为货币政策调控指标的条件。

二是社会融资规模和货币供应量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共同构成了货币政策传导的二元机制。
 
社会融资规模从金融机构资产方和金融市场发行方进行统计,从全社会资金供给的角度反映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而货币供应量正好相反,是从金融机构负债方统计,是金融机构的负债,是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提供的流动性和购买力,反映了社会的总需求。社会融资规模不仅能完整反映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总额,也能反映实体经济通过不同金融工具融资的结构,以及不同地区、行业、部门融资结构的变化,从而避免货币供应量等总量指标所导致的结构数据缺失问题。因此,社会融资规模与货币供应量,具有不同的经济含义,分别从不同方面反映了货币政策传导的过程,两者互为补充,相互印证。

三是提出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增长目标适逢其时。

首先,社会融资规模是从金融角度反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指标,能够有效反映当前中央提出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实现情况。其次,社会融资规模对于目前正在研究推进的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也有重要意义。社会融资规模涵盖了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包括信贷、债券、股票、保险以及中间业务等市场。因此,社会融资规模指标符合统一综合的金融监管的需要,也有利于建立统一、全面、共享的金融业综合统计制度。
 
今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创出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存量同比增速趋于上升。社会融资规模结构进一步优化,直接融资较快发展,资金投放渠道在拓宽。
 
一是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大幅增加。一季度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4.67万亿元,创单季历史新高,比第二高的2015年一季度高出1.06万亿元。

二是随着汇率的稳定和贬值预期的减弱,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由降转升。1-3月,分别为减少1727亿元、减少569亿元、增加6亿元,一改连续八个月的下降走势。

三是直接融资,尤其是企业债券融资大幅增加。受融资成本降低的带动,2015年起企业债券融资呈现逐季增多的趋势,2016年一季度企业债券融资达到创纪录的1.24万亿元;非金融企业股票融资也有所加快,一季度增加2840亿元,同比多增1132亿元。  

四是表外融资也出现回升。一季度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合计增加4872亿元,同比多增1173亿元。
 
提问3:刚才,盛司长通报了今年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长的情况。请问贷款投向的结构情况如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否取得了进展?还有,近期房地产市场较热,请问房地产贷款情况如何?

答:今年一季度,人民银行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贷款结构进一步优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积极进展。

“去产能”体现为产能过剩行业中长期贷款首次出现负增长;“补短板”体现为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信贷投放增长较快;个人按揭贷款增长较快,表明房地产市场去库存加快。

今年一季度末,产能过剩行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下降0.2%,首次出现负增长,其中,钢铁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下降7.5%,建材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下降10.3%。

今年一季度信贷结构在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上出现“四个较快增长”:

一是中部和西部地区贷款较快增长,增速远高于东部。一季度末,中部和西部地区贷款余额同比分别增长16.2%和13.7%,而同期东部地区贷款增长11.9%。信贷资金持续向中西部倾斜。

二是保障性住房开发贷款快速增长。一季度末,保障性住房开发贷款余额同比增长45.4%,增速比同期房产开发贷款高32.4个百分点。

三是小微企业贷款较快增长。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为14.5%,比大型企业和中型企业贷款增速分别高2个和5个百分点,高于全部企业贷款增速2.4个百分点。

一季度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企业贷款余额的30.3%,比去年同期占比水平高0.6个百分点;当季增量占企业新增贷款的29.8%,比去年同期占比水平高4个百分点。

四是农户贷款较快增长。一季度末,农户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4.2%,增速高于同期本外币各项贷款增速0.8个百分点。

房地产贷款增速全面回升,房地产市场去库存加快。

3月份,房地产开发贷款和个人按揭贷款均增长较快。房地产开发贷款增速回升,表明房地产开发投资有所回暖;个人按揭贷款增速自去年5月份以来持续回升,促进了房地产市场的销售,房地产市场去库存加快。

截至今年3月末,房地产贷款余额22.51万亿元,同比增长22.2%,增速较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分别回升1.3和2.8个百分点。其中,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7.02万亿元,同比增长15.4%,增速较上月末回升0.1个百分点;个人购房贷款余额15.18万亿元,同比增长25.5%,增速较上月末回升1.8个百分点。自去年5月以来,个人购房贷款增速连续10个月回升,增速累计回升8.3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房地产贷款新增1.50万亿元,同比多增5045亿元。其中,房地产开发贷款新增4549亿元;个人购房贷款新增1.0万亿元,同比多增4309亿元。

提问4:最近,有媒体报道,中小银行贷款占其总资产比重较低,存在“脱实入虚”现象。请问盛司长,从统计数据看是否存在这一问题?

判断银行资金是否“脱实入虚”需要作全面和深入分析,不能凭仅一两个数据就简单下结论。

当前我国银行资产配置呈多元化态势。今年3月末,银行业存款类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占其总资金运用的比重为50.8%,比2015年末高0.3个百分点;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余额占比分别为16.6%和8.9%。

大型银行资产结构较为稳定,3月末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占总资金运用的比重分别为53.7%、19.4%和3.6%,均与上年末基本持平。中型银行和小型银行股权及其他投资占比相对较高。其中,中型银行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占比分别为51.7%、14.3%和13.8%。小型银行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占比分别为44.1%、14.5%和17%。

银行的股权投资中,85%以上为证券投资基金、他行理财产品、资金信托计划和资产管理计划等产品。银行通过信托、资产管理计划等通道进行资产配置,在一定程度上延长了资金链条,增加了监管难度,同时也有一部分银行资金通过这种方式进入了资本市场,但总体来说规模不大,风险基本可控。据测算,3月末银行资金通过信托、基金和券商资管等渠道参与资本市场的余额约占其总资产的5%,其中中型银行占比最高,约为9%,这其中还包括一级市场投资,而一级市场投资本身就是直接投入实体经济的。所以,所谓银行资金“脱实入虚”的论点是没有充分依据的,是缺乏统计数据支持的。

同时,我们还应看到,通过信托、证券等机构的资金运用并不等于“脱实入虚”,资金最终也会投向实体经济。例如,一些银行通过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计划等模式发放信托贷款、参与股票定向增发、购买企业债券等,为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因此,当前银行资金运用的多元化发展,实际上是金融市场深入发展和实体经济融资渠道拓展的产物,而不是金融“脱实入虚”的表现。

最后,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今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44.75万亿元,而M2余额为144.62万亿元,两者非常接近,而且两者的同比增速都是13.4%,这也证明了金融资金基本都进入了实体经济,因为社会融资规模恰恰是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有效指标。
 
提问5:今年一季度企业盈利状况出现了改善迹象,这和市场利率有何关系?请问盛司长,今年一季度企业融资成本是否在下降?

答:为更加准确、客观地反映企业融资成本变动情况,我们依托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框架,对企业通过贷款、股票、债券、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票据、网络借贷等各类金融工具融资的综合成本进行了监测和评估。结果显示,2016年一季度企业融资成本继续下降,截至2016年3月份,企业融资成本为4.55%,比2015年末下降76个基点,比去年一季度下降228个基点。分企业类型看,大型、中型企业融资成本分别为3.89%和4.46%,分别比2015年末下降24和6个基点,分别比2015年同期下降162和147个基点;小型、微型企业融资成本分别为6.69%和7.08%,均与2015年末基本持平,分别比2015年同期下降209和232个基点。

企业融资成本明显下行的主要原因,一是市场利率普遍回落。党中央、国务院实施的一系列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的政策效力逐步显现。人民银行也利用各类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市场利率平稳下行,推动企业融资成本持续回落。二是融资结构明显改善。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低成本的直接融资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比重不断加大,占比明显上升,社会融资结构不断优化。
 
今年以来,贷款利率持续下降。3月份,企业贷款利率为4.90%,比2015年末下降8个基点,比2015年同期下降142个基点。其中,大型、中型、小型、微型企业贷款利率分别为4.33%、5.09%、5.68%和5.79%,分别比2015年末下降2个、11个、8个和26个基点。

市场利率也保持稳中有降走势。截至3月31日,3个月SHIBOR利率为2.82%,比2015年末下降26个基点,比2015年同期下降207个基点;5年、7年和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分别为2.47%、2.78%和3.07%,分别比2015年末下降23个、6个和8个基点,分别比2015年同期下降99个、82个和81个基点。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为2.50%,比2015年末回落20个基点,比2015年同期回落199个基点。

总体看,各项利率都处于下行趋势,这有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增加企业利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余干区块链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