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干区块链交流群

徐茂栋冒险终途:ST天马即将易主 债权人清点星河系资产

大摩财经2019-01-10 09:45:21


大摩财经(ID:damofinance)

证监会立案调查


闯荡江湖28年后,徐茂栋栽在他纵横一时的资本市场:4月底,徐茂栋涉嫌违法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时遭调查的还有其控制的上市公司天马股份。


今晚,ST天马(天马股份5月3日起被ST)公告称,控股股东喀什星河质押给天风证券的2.92亿股将可能被强平处置,因此下周一起停牌。


喀什星河是徐茂栋入主天马股份的主体。公告称,主要债权方将对喀什星河和徐茂栋控制的资产进行清点,以确认是否能出售资产达到补仓目的。


过去十余年,徐茂栋及其家族以其控制的星河世界集团为核心,发展出股权关系错综复杂、旗下公司多达百余家的“星河系”资本王国。2016年之后,“星河系”狂飙猛进,先后控制上市公司步森股份、天马股份,再以上市公司为支点扩张星河系版图,徐茂栋也一时风光无两。


然而,徐茂栋的光环在去年底开始破灭。2017年12月18日,天马股份和步森股份双双闪崩跌停,事后被证实,正是由于徐茂栋的一笔质押跌破平仓线后未能补仓违约所致。


喀什星河共持有天马股份3.56亿股,已全部质押。除质押给天风证券的2.92亿股外,另有3175万股质押给方正证券,3175万股质押给华融证券。


徐茂栋的资本戏法在4月底彻底现形。4月26日天马股份收到方正证券通知,由于喀什星河违约,其质押的3175万股将被减持处置。第二天,证监会通知对徐茂栋和天马股份立案调查。几乎同时,普华永道对天马股份的2017年财报“无法表示意见”,将徐茂栋在天马股份的财务造假公开。


“问题”徐茂栋


日照人徐茂栋“成名”于互联网行业,但一直以来颇具争议。


上世纪90年代,徐从武汉理工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日照港务局上班,不久后其承包港务局成立的“齐鲁超市”,掘到第一桶金。2000年他成立了做垃圾短信业务的凯威点告,并在数年后卖身给分众并改名为分众无线,但不久后分众无线的业务就被央视曝光。


再次转身,徐茂栋已入主窝窝团杀入团购红海。团购大战中,徐茂栋被指为竞争缺乏底线、功利和冒进的“问题同学”,但此时其已展现出在资本市场“高超”的财技,最终愣是于2015年将窝窝团在美国运作上市,尽管上市后这只股票快速变成了一只垃圾股。


这一阶段的徐茂栋已非常善于包装自己。高大粗壮的徐说话非常有煽动力,有人形容“从没见过这么能忽悠的山东人”,他喜欢向外界展示自己在北京2000平米的豪宅,以彰显实力——其手下的高管宣称,当时的徐身家有几十亿之巨。


2015年前后,徐茂栋开始在资本市场频频套利。比如其孵化的网游公司艾格拉斯以25亿估值卖给了上市公司巨龙管业(后更名为艾格拉斯),变相借壳上市,但这次重组前后惹来诸多质疑,特别是借壳后被质疑业绩造假。目前,徐茂栋控制的日照银杏树股权投资基金仍持有艾格拉斯3.22%股权,艾格拉斯目前市值不到100亿。


2015年底,徐茂栋还打算将自己的星河集团以110亿估值借壳山东潍坊的上市公司希努尔,但没有成功。


徐茂栋的星河世界集团号称拥有16个事业群,是“互联网、产业、金融三轮驱动且相生相融的产业互联网矩阵”,但在互联网行业几乎没人看得懂这家公司。天马股份的公告披露,2015年末星河世界的总资产达60.8亿元,净资产56.2亿元,但当年度营业收入为零,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却均达到26.7亿元左右。


危险的杠杆


重组希努尔失败后,徐茂栋的资本运作反而更为激进。2016年8月,徐茂栋通过旗下星河赢用与拉萨星灼以10.12亿入主步森股份,同年10月,又斥资29.4亿入主另一家上市公司天马股份。


入主两家上市公司后,徐茂栋开始利用上市公司平台大肆布局互联网金融,利用互金撬动更多资金的意图明显。


徐茂栋最终出事也正是由于其入主两家上市公司过程中的杠杆手法。收购天马股份时,喀什星河向中植系旗下的北京恒天财富拆借13.87亿,收购完成后即将天马股份2.92亿股向天风证券质押,质押所得大多用于归还借款。


过去两年,这种借新换旧的融资模式成为徐茂栋们收购上市公司的利器。上市公司易主后股价上涨,使这种模式成为可能。然而,当持股普遍质押时,一旦股价击穿平仓线,杠杆买家脆弱的资金链条就瞬间崩塌。


徐茂栋入主步森股份和天马股份后,宣布进行了一系列业务转型,然而星河系并未能向上市公司注入市场认可的实际有价值资产,其眼花缭乱的互金布局更是频遭质疑。


去年10月,徐茂栋先是让出了步森股份的控股权。12月底,天马股份股价大跌彻底击败了徐茂栋的资本冒险。



-END-





Copyright © 余干区块链交流群@2017